<track id="pzbpf"><video id="pzbpf"><progress id="pzbpf"></progress></video></track>

<noframes id="pzbpf">
<video id="pzbpf"><track id="pzbpf"><th id="pzbpf"></th></track></video>

    <rp id="pzbpf"></rp>
    <th id="pzbpf"></th>

      <address id="pzbpf"></address>

      <p id="pzbpf"><span id="pzbpf"></span></p>

      <del id="pzbpf"><dfn id="pzbpf"></dfn></del>

      新聞中心     聯系我們
      服務熱線
      139-8889-9288
      所在位置:首頁 / 臨滄景點 / 【臨滄茶旅】白鶯山:茶樹天然基因庫
      昆明旅游
      TOURISM PLANNING

      【臨滄茶旅】白鶯山:茶樹天然基因庫

      這里有野生型、過渡型和栽培型等十幾個茶樹品種!什么是本山?黑條子?二嘎子?白芽子?白鶯山,因常有鶯鳥棲息于此而得名,這里的故事聽臨滄會展策劃小編娓娓道來..........

      作為茶樹演化的天然博物館,白鶯山古茶園擁有野生型、過渡型和栽培型等茶樹品種十幾個之多,是愛茶之人的朝圣圣地。然而,沒有哪里的茶農會像白鶯山人這樣,將不同大品種下的小類別也分別命名,因此在白鶯山辨茶絕不是一兩天就能速成的事情。

      白鶯山,因常有鶯鳥棲息于此而得名。它坐落于臨滄云縣漫灣鎮大丙山中部,位于海拔1800米至2300米之間。作為茶樹演化天然博物館,擁有野生型、過渡型和栽培型等茶樹品種十幾個之多,白鶯山是愛茶之人的朝圣圣地。本以為了解白鶯山茶樹,也就三個階段的分類,辨識起來應該不是難事。但白鶯山的先民才不那么潦草籠統,他們對周遭隨處可見、終日相處的茶樹進行了細致的分辨梳理,并為他們取了一個個聽上去如世代相識老鄰居般親切的名字:本山、黑條子、二嘎子、白芽子、白芽口、柳葉茶、藤子茶、豆蔑茶(豆米茶)、賀慶茶…真的聽得一頭霧水,還好有當地茶人查怡昌為向導,滿山地去學習識別這些茶了。

      首先認識的是本山,它是白鶯山最早的野生品種,取名本山,本意就是這座山原本的茶,本山之正宗、本山之源的意思。3月之初,本山新葉還未展開,只是芽苞狀。雖一路采食芽頭,辨滋味特性,但面對本山這等野茶的鮮活芽頭,掰下它,還是怯于入口的。只好細致聞聞它的斷面,一股濃郁的生澀之氣,似乎在向你張揚它的基因是來源于如何的草莽之地。聽聞野生茶會導致腹瀉嘔吐中毒,白鶯山人告訴我們:一來,野生茶需炒透,熱散一些野氣;二來,當年生活水平低,大家都吃不起肉,多數人對野生茶確實吃不消,而如今,正是需要它來刮油。道理同中藥,要炮制到位,也要辨癥,識體質,明茶性。

      接下來是大路邊山坡腳的一棵黑條子。黑條子新葉已經展開,老嫩鮮明有別,老的綠到黝黑,嫩的翠綠瑩潤,初展的嫩葉有些往后翻折。黑條子之名是要從它干茶的外形來理解的,一堆白鶯山的干茶里,外觀最黑的就屬黑條子了,再轉看它的鮮芽葉,背面幾乎沒有身披細絨,制成干茶之后也自然泛不出白毫。嚼食黑條子是個極其難忘的體驗。掰下一芽一葉初展的黑條子,一入口,首先是它的多汁令上下牙不費力一合,就滿嘴的汁液潤口,絲毫沒渣感。口感已然令人意外,再到滋味,是坐實的鮮。心中一驚,這鮮怎能跟小時候同隔壁伙伴偷食一顆顆味精的味道那么相似,雖心中錯愕感激蕩,但不敢魯莽脫口,只說了句:“好鮮。”然而這又并非茶葉審評中常用詞匯之一個鮮或鮮爽就能形容的。還未從這驚訝的體驗中出來,同行的臨滄地陪紫竹脫口而出:“怎么像味精味?!”他這一句里,驚嘆號問號都有,我立馬表示認同。第二天去大河寺遺址的路上,又一棵多汁液的味精味黑條子出現了,特意采了些晾干做白茶,聞起來有花香及野蜜香,喝起來“野生味”很重,畢竟是過渡型茶,但“味精味”卻品不到了。

      二嘎子在當地的意思大致是不著調,既不像這也不像那。茶樹名為二嘎子大抵因其介于野生本山跟栽培型茶樹之間的一種過渡性茶樹。羅姓村民家里有一棵二嘎子茶王樹,幾個兄弟每家輪留管理一年,并獲得那一年鮮葉出售的收益。二嘎子茶王樹樹幅大、樹干高,這些年幾乎都能采個至少五六十公斤,制成單株茶。其它茶樹品種還有:白芽子葉形偏小,主干不明顯;藤子茶天生枝如細藤;豆蔑茶葉片小如指甲蓋;柳葉茶葉片細長形似柳葉。饒是如此,也千萬不要以為認識了這些典型特征之后,隨手指一棵白鶯山茶樹你就能辨別得出。我們一路辨識中,一位六十多歲的路過老人也加入了指導辨茶的行列。我們隨選一棵,帶著考試的認真和焦灼感,先辨認說出答案,等著向導查怡昌和過路老人的評判。結果勐庫茶成了辨識之絆,幾次出錯都“栽”在勐庫茶上。

      二嘎子茶王來到當地,人們一定會帶你到一棵茶樹面前,你若試圖辨認,一準要錯,因為這棵同株共生的雙生茶根莖相連,同時生長著本山茶和黑條子!手指附近一棵葉片狹長如楊梅葉的植物問:“查哥,這是什么樹?”查哥的答案使我徹底相信不在白鶯山扎下一段時間,你很難像他們一樣,隨指一棵茶樹就說得上品種。這棵怎么看都不像茶樹,甚至不像山茶科植物,而且葉片如此細長而不具本山橢圓或長橢圓形特征的,竟然也是本山。“不可能,查哥,它葉子那么長。”查怡昌非常肯定且一副“你還別不信,就是那么不可思議”的樣子說:“它就是本山。”筆者被那棵長葉子本山徹底打敗,深感這區區兩天是不可能像白鶯山村民一樣,男女老少人人如識自家菜地果園里的果蔬一樣,去辨認茶樹品種了。

      近距離觀察茶樹,苔蘚和嫩芽都是歲月的饋贈

       蔡道長和趕茶會 令人深感佩服和不解的是,這些細微之辨,以及詳盡的逐一命名,究竟是什么人發起的?其實云南不少茶山中,群體種的自然繁衍方式也產生了品種形態豐富的茶樹,也有大葉中葉小葉、綠芽黃芽紫芽紅芽、綠莖紫莖紅莖共生一園的情況,但并沒有哪里的茶農像白鶯山人這樣去認真探查對待這些差異。究竟是怎樣的先人,從什么時候起開始遍察白鶯山茶樹,進而叫出了這些名字的?

      在白鶯山當地傳說中,有個故事可以追溯一二。白鶯山地處南絲綢之路,山腳下是瀾滄江著名渡口一神舟渡。這里交通便利,卻又頗為僻靜,于是便成為僧眾修行出家的好去處。據考證,白鶯山在南昭時期便有了大河寺。

      話說,一百多年前,大河寺來了個蔡道長。蔡道長是個有武功的人,他接手白鶯山腳下大河寺魁星閣前,時有刁民在大河街造次。組織修建魁星閣的本地鄉紳能人劉到便請來慕道長助拳。刁民慧事時,蔡道長發功用石柱壓住刁民的衣角,嚇得此后再無人敢不規矩,從此樹立了威信。大河街有每年一度的“趕茶會”,周圍各村帶上當年好茶前來一試高下,比出個一二三后,一二三名除了得獎勵外,要義務收集各自獲獎茶品種之籽,分配給未獲獎的村子去種植。這便是一百年前白鶯山茶樹種質資源的推廣方式。蔡道長接手活動的主持之后,把活動發揚光大,盛況空前,周邊各縣都有人前來趕此茶會。而不知道什么原因,在蔡道長駕鶴西去后,持續多年的趕茶會也就停止了。大河寺遺址處如今只有一面殘墻尚在,面前大河古橋尚存。親手給蔡道長下葬的八九十歲老人還健在。清光緒十年,組織修建魁星閣的能人劉釗手書造辦此事所涉費用款項清冊還被其后人留存,對匠人工價、米鹽肉酒茶等一切零星開銷都條分縷析記錄在冊。那么,故事的大框架應該不出其二。

      趕茶會若真如傳說中的方式開展,則今天白鶯山遍生茶樹,且豐富的品種還各有其名、各有其態,或許就與此相關了。就像今天我們培育出一個特殊品種,也會為其命名以便識別和推廣。至于蔡道長,如果能活到今天,讓他老人家來辨識這些年新增加的品種,不知能否說出個頭頭是道來?

      白鶯山,地處云南瀾滄江西岸,海拔 1800 米至 2300 米之間,因常 年白云繚繞,白鶯飛聚而得名。白鶯山古茶園內仍保留自生、半野生和 人工栽培古茶樹 180 多萬株,古茶樹散生于白鶯山 12400 畝山地中,樹 齡在百年以上的 便逾萬株,種類 多樣,變異繁多, 是茶樹種植資源 的寶庫,是茶樹 栽培歷史的縮影, 是茶的起源的歷 史見證。2006 年 5 月 1 日中國臨 滄首屆茶文化博 覽會“茶之源”學術研討會上中、美、日、法、韓專家對白鶯山茶就有 這樣的評價:白鶯山古茶園自然博物館可作為開展茶樹起源與演化研究 的天然實驗室,是普及茶樹科學知識、弘揚民族茶文化的教學基地,是目前發現的茶樹品種最多樣化的古茶園,是云南民族茶歷史文化的奇葩, 也是獨一無二的古茶文化科學旅游探險勝地。 

      天行旅游會展公司版權所有
      免責聲明:本文部分作品來自互聯網及網友投稿,無法核實真實出處,如涉及侵權,請直接聯系我們刪除。
      www.黄色网站.com,国产在线无码精品无码,亚洲国产欧美乱小说